不敢吱一声静静的听着老婆的数落 2017-09-11 16:55
 
  我的信发出后,如石沉大海,没有一丝的动静。
  
  又过了大概一个月,终于有了动静,这个动静还真不小,这个动静就是我挨了老婆安宁一个狠狠的耳光以及一顿臭骂。
  
  那一天周末,因第二天开始双休,晚上我回到了家。一进家门,老婆安宁喘着粗气,上来就给了我一个耳光。我不明就里,傻傻地呆立在
 
那里。
  
  安宁说,县纪委收到了一封匿名信,就是反映县文教体局局长姜峰的问题。县纪委的态度是,姜峰应该是一位值得信赖的好干部,但是来
 
信是以照片反映问题的,从表面现象上看是真实的。为了爱护和保护干部,必须把事实真相搞清楚,以对来信群众负责,同时也对姜峰本人负
 
责。县纪委责成两名纪检员和县文教体局主管监察工作的党组成员,副局长安宁负责调查清楚事实真相。
  
  安宁说,她一看来信,头就炸了,第一张照片分明就是自己老公拍的,这封匿名信分明就是自己老公发出的。安宁说,举报人是自己的老
 
公,自己本应回避调查,可是自己不敢挑明呀!安心又说,姜局是一个正派的干部,又是他力排众议把自己提拔上来的,要是同事们知道自己
 
的老公是举报人,我们自己的名声都会臭不可闻的,这是忘恩负义呀!她责骂我,你举报姜局,为何不同我打个招呼呢?
  
  事情既以如此,我也是骑虎难下。
  
  《狗仔》.之举报
  
  大概一个月之后,我到省城出差,刚踏上开过来的长途公汽,坐在最后排一角的两个人引起了我的注意。
  
  又是他们,姜峰和那个舞蹈演员海燕。
  
  此时姜峰的表情虽说仍带着他那一贯的严肃,但他的眉心不见了他那一贯拧着的疙瘩,我猜想此时的姜峰有美人陪着一定好惬意。
  
  此时我的脑骸里有好几个不解的问题需要答案。姜峰是县文教体局的一把,别说他有自己的专车,就是局里其它的轿车也有好几辆,他为
 
何不乘轿车反而要来挤公汽呢?他挤公汽也罢,车上前部还有好几个空座,他们两个为何不坐在较为舒服的车辆前部,反而要挤到车的最后角
 
落呢?我不得其解......
  
  我反复考虑,上一次姜峰同这个小舞蹈演员单独会餐就说是正常,那这次又如何解释?一个领导同下属接触也应正常,那为何他们的举动
 
好似是有些偷偷摸摸,好似害怕见到阳光,这一切难道正常吗?
  
  我猜测,姜峰同这个小舞蹈演员的关系一定非同寻常,他们之间一定有见不得人的勾当。
  
  我最讨厌这种人,在台面上把自己打扮得像一个十足的正人君子,而在暗地里却干着偷鸡摸狗的勾当,我最看不起的就是这样的东西,我
 
决不能让他舒舒服服地以两面人示人,我下定决心,要把姜峰丑恶的嘴脸揭穿,不能让这种伪君子继续害人。
  
  我手拿相机,对着车辆的窗外,“咔嚓。咔嚓”我拍了几张景观,瞅准机会我又把姜峰和那个海燕收进了我的镜头之内。
  
  出差返回我的县城后,我把这次以及上次拍到的姜峰同小舞蹈演员幽会的照片冲洗出来,又打印了一行小字“县文教体局局长姜峰同一个
 
年轻女孩单独幽会有何公干?”装入了一个信封,邮寄给了姜峰所在县的县纪委。
  

这是入夏来的第一场雨心急的人们
安宁看我阴阳怪气就说我今天是否
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张长长的字条
一语道出终生恨苦遭强暴失女贞
如今的冰在排位表主页就如放飞的
一个月前才知道排位表本地是怨屋
彻夜难眠我在想香港赛马会的事情
病休的你爬起来背起了蛇皮货袋
一个对我无求的人有何理由需要设
但是我对姜峰怀疑的态度仍旧没有

400-6354-255

010-68646825

下沙高教园区四号大街八号大街
香港赛马会排位表 版权所有京ICP备13013365号技术支持:浙江育英职业技术学院